号五个皇冠的人:成都最“烧脑”公交线

文章来源:兰底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9日 05:16  阅读:9077  【字号:  】

在这十几年里,我深深感受到了妈妈对我的爱:每天起床都有可口的饭菜,每次作业妈妈都认真的检查,每天的衣服妈妈都洗的干净整洁,每年的生日和儿童节都能收到妈妈的精心准备的礼物。今年的母亲节,我该送什么礼物,以表达我妈妈深深的爱呢?

号五个皇冠的人

我走到了农业银行,看见了一群男孩围在一起,我怀着好奇心就走了过去,好像是三年级的一群男孩。我看见一个男孩拿着一个钱包,好像是哪位叔叔的,我就把那个钱包给拿了过来,我不停的叫着那位叔叔,那位叔叔好像在打电话,就没听见,当那位叔叔把电话拿下来,我就急忙跑过去,我问那叔叔:这是你的钱包吗?那个叔叔回答:不,不是我的,我的钱包在我的手提包里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妈妈总是用她那纤细白嫩的手拉着我散步,陪我玩耍,哄我入眠,给我洗衣,做饭。而现在已经11岁的我,再去留心观察妈妈的手时,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模样。它变的粗糙了,细小的皱纹已经爬上了手背,而且还有因做饭留下的伤痕。我知道,这都是妈妈这十多年来,为我日夜操劳的结果。

我是唐寅,醉在桃花林间,赏半开花,饮酒微醺。不再陶醉于烟花柳巷间,醉生梦死。不再过放荡生活,逃出闹市,处在这桃源般的桃园。虽仕进无门,毕竟身有所托,又值壮年,安逸快活。世人笑我疯癫?确实。可只怕是世人皆醉我独醒呵......

——题记

是啊,我为何不能包容她呢?我为何要这么固执呢?我们曾经多么快乐,难道就被这一点点的事情而葬送我们之间深厚的友谊吗?我恍然大悟,跑到她跟前,疑问的说:我们可以和好吗?她笑着说:"当然可以。她问我:那你还原谅我吗?"我回答道:那是一定的,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。我们笑了,那样开心,原来我们彼此心中都留着对方,从来不曾遗忘。

周五下午终于如约而至,我们趴在教室外面的栏杆上焦急地向楼下张望,这时老师正式跟我们介绍说,学校以后每年都会组织一次这个活动,但它不叫巾帽节而叫经贸节,是由六年级的同学卖东西,低年级的同学来买,让全校的同学们都有机会亲自体验商品交换、讨价还价的过程,如何谈判以最低的价格买到自己最心仪的东西,如何把自己的东西卖出最理想的价格。哦,原来经贸节是这样的! 我们不好意思地笑了,太孤陋寡闻了!真想早一点开始啊!




(责任编辑:空中华)